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2015-07-30 23:02:05|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This Meeting, as in a Dream) (選譯全篇之前1/6)


    「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This Meeting, as in a Dream)
     
    ~ 選譯自聽列諾布仁波切《白帆》之「根」(Senses, 諸感官)一章的前1/6 (p.66-69)
     
    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彷彿在夢中,當布穀鳥開始鳴囀,春天來臨。當我在初春的第一日醒來,我想起了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這是如此魔幻、如此神妙,讓我做了這個夢,這迴盪著無有實質之夢、其本質之無有實質的夢。
    無可碰觸的夢境。無可捉摸的迴音。
    喔,佛陀尊主,是您以加持為我做了這個夢,以顯示一切現象都如幻、如夢,且無法捉摸嗎?
    夏日之時,當孔雀開屏成傘,我遇見了聖殿的空行母,不請自來而到我夢中。
    這是如此魔幻、如此神妙,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秋日之時,當草地如淚的露水,遇見月光的留戀之愛,我觀看著樹葉落下,並想起了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這是如此魔幻、如此神妙,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冬日之時,當風賊輕呼的悲嘆,遇見持有資財的雪面大地,我的心變得疲倦。
    這是如此魔幻、如此神妙,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一切有情眾生,包括我自己在內,將所感知的一切視為真實,而未能認清,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眼根所見的眼塵,若是不悅意,就造成排斥;若是悅意,就造成貪求。在排斥與貪求之間,便造成拒絕與採納,這就是痛苦的來源。
    耳根所聞的耳塵,若是不悅意,就造成排斥;若是悅意,就造成貪求。在排斥與貪求之間,便造成拒絕與採納,這就是痛苦的來源。
    鼻根所嗅的鼻塵,若是不悅意,就造成排斥;若是悅意,就造成貪求。在排斥與貪求之間,便造成拒絕與採納,這就是痛苦的來源。
    舌根所嚐的舌塵,若是不悅意,就造成排斥;若是悅意,就造成貪求。在排斥與貪求之間,便造成拒絕與採納,這就是痛苦的來源。
    觸根所感的觸塵,若是不悅意,就造成排斥;若是悅意,就造成貪求。在排斥與貪求之間,便造成拒絕與採納,這就是痛苦的來源。
    我們都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科學家藉由他們的科技,力圖發現感官對境(塵)的物質來源,將之越分越小,直到小得無法再分裂。他們尋求客體(對境)的來源,而忽略主體的來源。
        在主體與客體之間,他們感到痛苦,因為他們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哲學家藉由他們的內省,力圖發現那無物質之主體的來源。他們忽略自己不受制約的智慧心,閱讀且撰寫、推論且總結,製造新的條件和概念,這越來越輕的新細微物質,猶如薄霧一般升至清朗無雲的天空,聚集為濃密的物質之雲,灑降滂沱大雨而回返大地。
        在輕巧天空與厚重大地之間,他們感到痛苦,因為他們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醫師們藉由他們的醫藥,力圖治療疾病,從未了解到內、外大種(元素)之間的關聯,而此關聯會製造疾病。調改部分,而忽略全貌,他們就像個差勁的木匠,修理著天花板,但是地板卻正在凹陷中;或像個樹醫,將有毒之樹的枝幹截除,毒性仍留在樹根之中。
    在損壞與修補之間,他們感到痛苦,因為他們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心理學家藉由他們凡俗之心的理解,力圖治療病人凡俗之心的問題。渴望於治療他們所關注的對象,他們並未以智慧脈來進行,從不了知自己的智慧心。有如照顧小孩的人一般,他們提供玩具以便暫時停止孩子們一時的哭泣。他們「期待這樣可以治療」的心,並不確認,而他們受限的、智識性方法,無法適應病人不斷改變的情境。猶如糟糕的算命者,他們恐懼自己的卜卦會不成功。
    在恐懼與希望之間,他們感到痛苦,因為他們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禪修者藉由他們的禪定(專注),力圖摧毀關於輪迴的惡念,以及關於涅槃的善念。他們坐著入定(三摩地),逃離外在、紛擾的城市,卻仍未尋得自己無畏之獅的覺性。即使坐姿安適,他們的盯哨貓卻因捉不到他們那些無量生世「趕忙習性之鼠」的概念,而感到疲憊。
    在依賴盯哨貓與捉不到的妄念鼠之間,他們感到痛苦,因為他們忘記我的夢,那是當根、塵相遇時,即是迴音。
     
    這是如此魔幻、如此神妙,這場相遇,彷彿在夢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