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帕武 旅途中的神聖  

2013-09-18 22:17:53|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帕武  旅途中的神聖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http://www.nfpeople.com/story_ view.php?id=4757

稿源:南方人物週刊 | 作者:帕武 口述 王大騏 整理 日期:2013-08-26

 

Pawo帕武(新浪微博):http://weibo.com/ u/3580219033

 

http://photo.weibo.com/ 3580219033/wbphotos/large/mid/ 3615826303319680/pid/ d565ce99jw1e80x0m6yopj20hs0dgt ag

Pawo在印度菩提伽耶大覺寺(圖/梁辰)南方人物週刊版權所有

 

我的名字叫帕武(Pawo Choying Dorji),我出生的時候曾被帶去見一個喇嘛, 他給我取了這個名字。帕是勇氣的意思,而武代表人, 整個意思是指一個人敢於直面生活中的負面情緒, 並勇敢地與之搏鬥。

 

我的父親是不丹外交官,我從小就跟著他遊歷各國,在科威特、 印度、日內瓦等地都居住過。 我畢業于威斯康辛州羅倫斯大學國際政治系, 當時我渴望成為父親一樣的人,夢想著為聯合國工作。 佛教經常提到因緣(Cause and Condition),我的生命中不乏這樣的事件。2006年, 我大學畢業後的暑假,宗薩欽哲仁波切給我寄了封郵件, 讓我到印度的比爾去跟隨他兩個月,可之前我在威斯康辛州的5年裏 ,熱衷於派對,對靈性生活毫無興趣,但他是仁波切,我必須去。

 

去之前我跟美國的朋友們說我兩個月後就會回來,結果一待就是7年 。這7年裏,我在比爾的佛學院度過了兩年的學習時光, 其餘大部分時間都伴隨在宗薩仁波切身旁,盡心為他工作, 還自學了攝影,通過相機記錄旅途中的時光。

 

我非常喜歡印度, 我和妻子以及兩個孩子居住在印度北部山間的比爾, 那裏只有不到六百個居民,非常適合小孩成長。它遠離大城市, 例如新德里的混亂和犯罪,一切都很純淨,就是生活上很不方便, 給小孩種牛痘,要開車12個小時到市里。孩子們早上隨雞鳴而起, 喝的是剛擠出來的牛奶,他們還會辨識各種植物, 但每年我都會帶他們到大城市去見識真實的世界。

 

加爾各答是我最喜歡的城市,那裏有很濃烈的英國殖民地遺風, 有些餐館甚至會給你一副單鏡片眼鏡,用來看功能表, 還有織毛衣的工具。如果你仔細觀察, 這個城市生活中的很多細節都是非常英國化的。 同時它還是印度的文化之都,許多最偉大的導演、學者、 音樂家都來自那裏。 印度的西孟加拉和喀拉拉邦是印度文化最發達的兩個地區, 喀拉拉邦的女性成人識字率是整個亞洲最高的,達到98%, 有趣的是,這兩個邦都有共產黨執政的歷史。

 

兒子去年12月出生的時候,我不在場, 當時我在為仁波切的法會工作, 這就是我在世俗和精神生活中必須保持的平衡。現在我的孩子已經8 個月大了,我看著他在地上玩耍,有時會覺得悲傷, 因為他出生的時候我不在場, 但我希望他長大後能意識到他父親之所以沒能見證他的出生, 是因為他的虔誠心和信仰。

 

當我跟仁波切說起我馬上要有孩子,表現得非常驚慌的時候, 他卻非常鎮定。他說,“當我們祈願之時,我只能在口頭上進行, 而你現在不同,因為你有了孩子,孩子的命運掌握在你手上, 你可以把祈願轉化為行動。”

 

虔誠心對我來說是一直變化的,它並不一定非要以宗教的形式表達, 它其實更像一個玩具,隨著你自身的變化而變化, 它是因緣和合的產物。就像我的上師所說, 我們小時候喜歡建造沙灘城堡,長大後會對皮鞭和手銬著迷。 我高中和大學的時候特別喜歡打籃球, 之後在威斯康辛州迷上了派對,但現在我的玩具是佛教, 也許當我再成長,會有另外的東西,但至少在過往的7年裏, 一直都是。然而,正如佛陀所說,我們不應該盲目地虔誠, 必要的檢視和分析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仁波切對我來說是一位上師,圍繞著這個身份, 他同時還是一個父親、摯友、導師。上師是你方方面面的老師, 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最大的敵人,因為他負責摧毀你的自我。 在通往個人精神生活的道路上,上師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一旦你選擇了一位上師,他將時刻陪伴著你。在佛教裏, 我們說上師和他的學生永不分離,甚至超越時空距離。仁波切的上師 25年前去世,但每當他談起這位上師, 你能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存在, 他們兩人之間的聯繫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有任何淡化。

 

很多人都想知道如何成為一個佛教徒,仁波切經常宣講四法印: 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和涅槃寂靜,如果你接納這四法印, 無論你是洞穴裏的苦行僧,還是北京的CEO, 抑或是居住在印度小村莊裏的攝影師,你都是一個佛教徒。 仁波切在書裏寫道,你可以聽痞子阿姆的音樂,把帕里斯?希爾頓的 性感照片貼在牆上,但如果你接受這四法印,你就是一個佛教徒。

 

我們舉一個諸行無常的例子,我兒子的出生是一件喜悅的事情, 但佛教徒認為喜悅過後會產生羈絆,羈絆中又會升起分離、 悲傷和憂慮,因為我知道自己不能永生,總有一天我們會分離, 就像每年過生日,當我吹滅蠟燭,我是在慶祝, 但同時我又離死亡近了一步。

 

我在印度的靈性之旅中遇到了我的太太,當時我住在印度的村莊裏, 她在北京當舞臺劇演員,距離遙遠並沒構成障礙, 很快我們在印度成婚。

 

去年我在印度一個偏遠的村莊裏待了一個月, 那裏沒有電和手機信號,我與家人徹底失去了聯繫。 而接下來我將回臺灣與家人共處兩周, 接著前往不丹的一個寺廟裏閉關修行, 那又將會是兩個半月與外界切斷聯繫的時光, 為此我要感謝我的妻子和她的父母, 他們一直非常支持我在修行道路上走下去, 並把這當成對他們的福德。

 

我的攝影集封面上有一張照片, 我想傳達的資訊是感知往往比外在形象更為重要, 你有時需要用心去看這個世界。拍照的那段時間我在菩提迦耶, 每天上午會去一個寺廟裏做大禮拜( 選擇修持加行的藏傳佛教徒一生中至少需要做10萬次大禮拜), 然後出門就會遇到這個人,他隨地大小便,累了就躺在路上, 在垃圾堆裏和牛、狗以及烏鴉爭搶食物,他已經很久沒跟人接觸了, 也許已經忘記了人類的語言。當地的印度人驅趕他, 就連來朝聖的人們都鄙視地遠離他。

 

這樣可悲的狀態,卻令我想起八十四大成就者。 許多他們的傳記裏都記載著相似的故事:帝洛巴尊者如何生吃活魚, 那洛巴尊者如何從婚禮上搶走即將出嫁的新娘, 維魯巴如何嗜酒如命等。 這些上師的內在覺醒使得他們不受二元對立及概念的束縛, 他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現在稱為“瘋狂的智慧”。當時的人們, 總是因為他們脫序及反常行徑,不斷地驅趕躲避,甚至毆打。

 

誰知道呢?也許他是一名真正的大成就者, 遠勝於周圍佛寺裏那些正在修行的人們。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