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佛法,要重視其宗教性, 求真實, 以古為鑑的實際意義  

2013-09-01 18:11:40|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法,要重視其宗教性, 求真實, 以古為鑑的實際意義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無諍之辯 印順法師]

 

一、研究的對象──佛法,要重視其宗教性。思想學術,固有共同性;但在 每一學問領域,都有他的特性。佛法為宗教之一,從佛陀時代,獨拔於婆羅門與沙門之間;流傳於印度、錫蘭、中國、日本等,無不表現為宗教形態。所以如忽 略佛法為宗教的特性,以非宗教者的心境去研究,看作一般的哲學、文化,那縱 有良好的成就,也很難是正確的,極可能是「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研究佛 學,最好當然是深入佛法,身心有所契會。至少也要信解佛法的宗教性,而予以 理解研究。也就是要順著佛法是宗教的性格去研究,這才是客觀的尊重事實。從 前一位作家,想寫一部描寫幫會的作品,特地去與幫會廝混了一個時期,以便能 寫出更真實,更生動的作品。這一事實,足以比況反證說明:如以非宗教者的心 境去研究佛學,是並不理想的!

 

  這一時代,有濃厚的唯物主義傾向,非宗教的傾向。佛學的研究者,也許為 這種思想所感染,也許為了適應時代,故意淡化,或抹去佛學固有的宗教性。假 使是這樣,那可能愈研究而離題愈遠的。有一位近代學者,在根本佛教的研究中 ,認為經中所說十力、四無所畏等超人智能,佛是不會這樣說的,佛的及門弟子 ,也不會這樣說的,這總是佛的孫及曾孫輩,想像傳說所成。這一見解,使佛陀 平常化,合於部分佛教徒的心情(對佛教有習慣上的情感,但受了近代文明的影 響,內心不能信受超人的智能,而造成思想上的矛盾),所以受到學者們的支持 。其實,這是違反了佛法的固有特性。釋尊的成佛說法,是以一切智者的身分而 出現的。佛的言論舉止,映入信徒的心目,是與宗教的情緒相融和的。佛弟子心 目中的佛陀,傳述於僧團、民間。佛有十力、四無所畏等特德,那裡要等佛滅百 年才有呢!舉事例來說:在抗戰期間,一次日機來襲,大家就慌了。虛雲和尚說 :「不要慌!聽其自然好了」。結果,日機發生故障,在空中爆炸燒燬了。「聽 其自然」,信徒們想起了這句話,認為這是說,讓他自己焚燒好了。虛雲和尚的 真意如何?誰也不知道。但在信徒們,認為虛雲和尚預知日機自焚,是千真萬確 的事實。這一傳說,不是多少年後想像所成,而是立刻傳遍了各地。這就是宗教 領域內的事實!又如耶穌死了,尸體發現不見了。死是真的,不見也是真的。而 在耶穌門徒中,立刻形成復活生天的信念。不是百年,千年以後想像所成,而是 立即傳開,在耶穌門徒心目中,很快成為公認的事實。宗教界的事實,是一般所 難以想像的。所以研究佛學,一定要理會那個時代的佛教實態,承認宗教領域內 的宗教事實,而不能以現代人的想法,以無信仰的態度去研究的。這位學者的那 種主張,歸根結底,是主觀意識支配了他的研究方向,論斷標準。

 

  又如「生死流轉」與「涅槃解脫」,一向是佛教界的根本論題,從無異論。 佛陀的出家成佛,佛弟子的隨佛出家,都無非為了生死(流轉)的解脫。說到生 死解脫,如後代的部分佛教,著重在「後世」、「他方」,當然是不盡然的;佛 法是著重現生體證的(不能證入,當然留待以後了)。修證,是以無限流轉的生 死苦迫為前提的;面對這一事實(苦),而求其徹底解脫,所以修行求證。現生 的體證,在自覺自證中,「不受後有」,「作苦邊際」,也就是生死流轉的事實 ,自覺的已告解決。這原是佛教界共明的事理,但深受唯物思想侵襲的現代人心 ,對生死流轉(以及流轉)的解脫,不易引發真切的信仰,也就更說不上修證。 於是有人解說「不受後有」為:「有」是現實生命(迷)態,「不受後有」是不 再如以往的迷惑態了。這一下,可又合了部分的現代人心,於是這種解說,被看 作根本佛教的真意義。可以說修、說悟、說不動心、說解脫自在,卻不用肯信, 不用解說──使人困惑難明的生死流轉。張澄基教授告訴我:受美國學界注意的 鈴木大拙博士,大宏禪學,卻不承認生死流轉。這正是現代學者,同一意向與同 一手法。把佛法解脫觀,局限在現實身心去解說,而拋棄無限生死的究竟解脫論 。無怪乎看到『長阿含經』中,批評外道的『現法涅槃論』,論斷為後起之說。 這正因為自己已墮入現代化的「斷見論」,現代化的「現法涅槃論」了!佛法的 根本意義,最上一乘,真的就是這樣嗎?當然不是的。從釋尊以來,出家的聖者 們,都是不惜一切犧牲,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堅苦卓絕的,死生以之的,不悟 不休的修行下去。這樣的精進修行,為了什麼?是為了現生幾十年,幾年間的有 限苦迫,而求得餘生的有限自在嗎?犧牲一切而求取餘生的有限自在,未免太愚 癡了吧!佛教古聖的修證,是不同「現法涅槃論」者所見的!

 

  上面所舉的二例,都是淡化或抹去了佛教固有的宗教性。假如說,這是為了 迎合現代人心,姑妄言之的方便說法,那我也會報之以同情的微笑。假如說,這 是經歷史考證,客觀研究所得的佛法真意義,那就不敢苟同了。因為這是為了滿 足主觀意識的欲求,而得出的好主意,與歷史上的佛教事實,並不相合。如以此 為真實佛法而被公認,那無信仰的佛學,更將廣泛地墮落下去。即使對佛教有傳 統習慣上的情感,也不過作為文化遺產,照著自己的意欲去研究,使自己成為佛 學家與博士而已。

 

  二、以佛學為宗教的,從事史的研究考證,應重於「求真實」。而真實的探 求,是要在佛學發展過程中去把握的。歷史是一項延續的演變過程;從前後看, 是前後相關,延續過程中的某一階段,某一環節;從同時看,又是種種問題,種 種關係中的某一事項。孤立的事理,是並不存在的。從史的考證中去求真實,為 了研究的便利,總是截取某一階段,例如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等;或是擇取某一 問題,例如某一思想、某一制度、某一經論、某一寺院、某一術語。但研究者, 不能不預想為,這是前後延續,彼此相關中的某一階段、某一事項。部分的片段 的研究,是不可忘記了延續與複雜的全體。否則,片段的孤立的研究,容易形成 思想上的支離破碎,很難闡明那表現於前後延續,彼此相關中的某一實態的。也 許有人以為:部分的、片段的研究,累積起來,才能完成更精確的全體的研究。 部分部分的孤立起來研究,重差別而不重統一,原是近代研究的一般趨勢,而有 了重大的成就。但問題就在這裡,每每由此而忘卻全體,機械的累積、結合,而 缺乏一以貫之(這是東方文化的特色)的精神,造成現代思想上的破碎與混亂。

 

  我們在思想上的承受,以及個性、興趣,總是有多少不同的。對於研究、方 法、立場、觀點──人的主觀性,是很難說沒有的。而現在要研究的,又不是物 質,不只是單純的,而是融和了人類的思想、情感,具有複雜內容的佛學。從史 的延續中去研究、考證,除了一些片段的,點滴的事相,純客觀的研究,在我看 來,真是談何容易!從前嘉祥大師說:「將此等戲論洗淨,自見經論本意」。在 研究中,確乎唯有盡量放下自己以往的定見、想法,而讓研究對象的真實態,能 充分的顯發,湧現於研究者的心中!

 

  求真實,不只希望了解各時代、各區域、各宗派……種種事理的真相,而是 說:研究者要有探求佛法真實意趣的信念;將這種信念,貫入研究之中。適應不 同時地的佛法,已表現為形形式式的派別。史的研究考證,足以明了各各的真實 事理,而同時更探求佛法的真實──不同於世間學術的特性,以及其適應的原則 。研究佛學,本不是滿足知識欲;也不是為了宣揚本國固有的佛教,或作宗派的 傳人。佛法就是佛法,佛學與學佛,最後當然應歸宗於佛陀。求得佛法的真實意 趣,應為佛教徒研究佛學的應有精神!在佛法真實及適應原則的闡明中,不僅確 切地把握佛法的核心,明了種種法門,種種宗派的適應性,而各種法門,在佛法 的真實意趣中,也得到了統貫與應有的衡量。在這種研究中,探求佛法的本質, 以及新適應的正確方針。對現代佛學來說,這才不致為了適應,傾向於趨世附俗 ,引起佛學墮落的危機!

 

  佛法在印度,大乘佛教,以及中國的天臺、賢首等宗派,有一項傳統的精神 ,那就是探發佛法的真實意趣。以究竟真實為準繩,而統貫衡量一切法門。表現 於古代的研究形式,這就是「判教」。雖然方法不同、觀點不同、結論不完全一 致,而這種求真實的信念,推動鼓舞了佛教的前進。為了求法、傳法,梯山航海 ,不計一身的安危,而寫下佛教史上燦爛光輝的篇章!或解行精勤,終於從自心 的契會中,通過經論,而發為不同的教理體系。一種「信智一如」、「悲智渾融 」的佛教生命力,表現於古代的佛學(知識與經驗相結合的佛學),使佛法成為 活著的宗教,不息的延續下來。古代的研究法,可貢參考,現在當然不能拘囿於 古老的形式。但那種求真實的精神,將永遠是佛學者所應遵循的。如沒有這種悟 念與精神,任何研究,或成就如何輝煌,都不外乎古董的鑑賞,歷史陳述的整理 。雖足以充實莊嚴圖書館,而不能成為活的佛學!

 

  三、史的研究考證,以探求真實為標的。在進行真實的研究中(從學佛說, 應引為個人信解的準繩),對現代佛學來說,應有以古為鑑的實際意義。歷史的 考證研究,切勿矜眩於古物的鑑賞!我們要知道過去究竟怎樣;要知道過去究竟 怎樣,正是為了要指導現在應該怎樣!這是承先啟後的歷史意義,研究歷史的真 正意義!傳說:過去某某佛,沒有制戒攝僧,所以佛涅槃了,佛法就隨之消失。 某某佛制戒攝僧,所以佛法住世,不因佛的涅槃而消失。釋尊審思過去,於是決 定了制戒攝僧的方針,來達成正法久住的理想。這一傳說,表現了一項意義,就 是從過去史實中,接受經驗的教訓,而決定現在應該如何!史的研究,要對固有 的有所衡量,有所取捨,而關聯於現在將來。固有佛學的研究,隨之而來的,應 就是現代佛學的調整與復興。

 

  現代各地的佛教,呈現了多少不同的風格。從根源來說,只是印度佛教中, 不同地區,不同時代的不同傳宏。從流演來說,又受到當地民族文化的影響,與 時代的推移。在這個時代,應從印度一千五六百年的佛學研究,以觀察其因時因 地的開展演化,而達成世界不同佛學的關聯與統一。印度的佛教(釋尊也不能例 外),都有因時因地的方便適應性。方便適應,是世界悉檀,便於佛法的傳宏( 有的適應民間習俗,意境不免平凡)。方便適應,有利必有弊。釋尊適應當時厭 世的風尚,以「不淨觀」為方便,結果,有些人厭世自殺,於是釋尊別以「出入 息念」為方便。方便,佛世就不免引起副作用。所以,融入佛教的多少方便,由於時地推移,失去其方便適應性,而轉化為障礙,是不能說沒有的。這所以古聖 有「正直捨方便」的偉大作略,過去佛學的某些理論、行持、制度、習俗,如已 從方便而轉化為障礙,這在史的研究考證中,佛法真實的探求中,是會漸漸明白 呈現於我們眼前的!問題在史的研究考證者,有沒有信仰與思想,是否能展開有 信仰的慧眼,讓這些湧現心頭!

 

  本來,佛教是有傳統性的。無論那一國家,那一宗派,珍惜傳統佛教的固有 光榮,是佛教延續安定的一大力量。而且,對我們也有情感,如民族感情一樣。 但現代佛學者,應有更廣大的心胸,樹立超地區、超宗派的崇高信仰──「惟佛 法的真實是求,惟現代的適應(不違佛法而適應時代,不是隨俗浮沈)是尚」。 對固有的佛法,應作善意的探討,而不應以指責呵罵為目的。但真實還是真實, 絕不能因固有的宗派習見,而故意附會,曲為解說。真正的佛學研究者,要有深 徹的反省的勇氣!探求佛法的真實,而求所以適應,使佛法有利於人類,永為眾 生作依怙!

 

  上來的三點意見,尤其是從事史的研究考證,應有以古為鑑的意義,似乎對 此而有同感的,並不太多。也許囿於傳統,而「習焉不察」!也許依附宗派,涉 及了某些實際利益!也許以佛學為哲學,而被抽象的思維所眩惑,即使是「索隱 行怪」,橫豎是研究而已,也覺得不無道理了!也許是時風如此,排比對校,也 就覺得大有見地了!但是,研究考證而缺乏一項崇高的信念;從事史的研究,而 缺乏以古為鑑的意趣。那研究的成就,即使是非常輝煌,而對真正的佛學,可能 沒有太多的關係。從前兩漢的儒學,博士們也是偏重考據的。一位博士,解說「 曰若稽古」四字,就洋洋十萬言,這當然援引考證,博洽周詳了!然在中國文化 史中,專考據而無視於「經濟」的實用者,意義是遠不如宋明義理之學的。我想 ,專考證而忽視實際意義的佛學,結果也不會好多少的!

 

  總之,具有客觀傾向的佛學,如重視其為宗教的;從史的求真實的研究中, 而留意於有關佛法興衰的歷史意義。我相信,這樣的佛學,是無礙於學佛,學佛 是不妨於佛學的。佛學研究的學風,而有正確的崇高的信念,集多人、長時的研究,那末佛學的昌明,必與佛教的興隆為正比。這是我所希望的,雖然不是我所 能做到的。否則,佛學、佛學,也只有「擺在學院的書架臺上」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