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觀天葬美女嘆人生無常  

2013-05-06 21:32:31|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觀天葬美女嘆人生無常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我在藏地遊歷的時候,曾經目睹過很多次天葬,每一次的經歷都會讓我深深體會到人生的無常與無奈,但最讓我難忘的是青海省歌舞團一位女舞蹈演員的葬禮。
    有一年,我與師兄弟到一位知格(藏地轉世化身者)那裡去求法,剛好趕上一位藏民來請知格到天葬現場去為死者做超度。第二天一大早,接知格的車就來了,我們沒有其他事,就一起去了。
    我們坐的是一輛農用三輪車,駕駛室只有一個司機的座位,知格和我們一起坐在沒有任何遮擋的車上。時值寒冬,覆蓋著積雪的草原映襯著湛藍的天空,如詩如畫,美極了,但是那刺骨的寒風和生死的無常讓我實在沒有欣賞景色的好心情。
    過了很長時間,我發覺車速變慢了,抬起頭,看到前方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從山腳到山頂,到處飄揚著數不清的各色經幡。在經幡叢的中心,有一個小空場地,矗立著一座大白塔,在旭日的照耀下格外顯眼。等我們來到山腳下,一群藏族人已經等在那裡了。他們有的在扎帳篷,有的埋鍋做飯,還有一些人在山腰上懸掛經幡為死者超薦。
    知格沒有管我們,就徑直到帳篷裡念經去了。我沒有事情做,就和一個來幫忙的年輕藏民攀談起來。原來死者是一位23歲的年輕女子,生前是青海省歌舞團的一位舞蹈演員,才貌雙全,是一個出名的“沃摩耶格”——藏語“美麗女人”,不幸得了重病,雖然經過治療,但 最後還是香消玉殞了。
    說著,這位藏民站了起來,指著一位密咒士打扮的人說:“你看,覺巴(天葬師)來了。”來的這位覺巴,大約50多歲,身材健壯,爬滿皺紋的臉上閃爍著藏民族獨有的紅光,頭頂上用紅布包著的髮髻就像一個面盆,看起來有些滑稽。他的腿有些跛,一搖一擺地朝我們走過來。他先進了知格的帳篷,過了一會兒,出了帳篷,和死者的家屬寒暄了幾句,就向大白塔搖晃過去。
    原先我一直以為天葬台在山頂上,這時才發現白塔下面就是天葬台。所謂天葬台,其實就是一個土台子,在白塔下面的一座小屋門前。屋門的一邊,立著一個木樁,木樁上繫著一根沾滿了血污的髒繩子。屋前的土台上擺著一塊長條大石板,石板的旁邊是一塊很大很高的原木砧板,砧板上胡亂擺放著一把短斧和一把刀子。砧板的下面有一個大布包,清晰的輪廓讓人一看便知道,裡面是一具屍體。
    覺巴席地而坐,取出隨身帶著的鈴杵、手鼓和骨號,念誦起“斷身儀軌”。他的聲音粗獷而嘹亮,傳得很遠。聽著他的念誦,我凝望著遠處的群山,心中有一種悠遠的寧靜。不知過了多久,悠揚的念誦聲停了。
    我轉頭看了看覺巴,他正在換衣服,華美的紅色衣服不見了,換上的是一套類似漢地屠夫的行頭:圍裙、手套和套袖,還戴了一個已經發黃的大口罩,頭頂上的“面盆”也包上了一塊粗布。
    不知什麼時候,小屋後面的山坡上已經聚集了上百隻禿鷲,它們好像是經過訓練的公款吃喝者一樣,躊躇滿志地站在那裡,等待即將到來的一頓免費大餐。
    覺巴搖擺著走向屍體,用刀子劃開外面的塑料和布,又順勢一提,將屍體放到了石板上。接著,他熟練地將捆著死者的繩子割斷,胡亂扔到一邊,屍體便直直地俯臥在石板上,頭偏向了我這邊。本來,藏族人在天葬的時候一般都要拿布蒙上死者的臉,但這一次卻不是這樣,於是,一張靚麗、秀美、文靜的臉龐便清晰地呈現在我面前。
    病痛的折磨雖然使她玉容消瘦,但實在無法遮蓋她天生麗質的風采和魅力,一頭長發如春柳般垂下,一雙眼睛微閉著,沒有任何表情。細長的眉毛,精緻的鼻子,紫紅色的嘴唇,俏美的下巴,宛如剛剛沉入夢鄉的睡美人,寧靜而嫵媚。只是那泛著青藍的白色皮膚,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澤,讓人暗暗地感到一種死亡的沉寂與淒涼。
    在此之前的她,青春年少,風情萬種,百媚千嬌,舞姿婆娑,可謂“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小女子曾經使多少戀慕者魂牽夢繞想入非非,曾經使多少吃醋者輾轉反側為愛瘋狂,曾經使多少追求者信誓旦旦哪怕海枯石爛,又曾經使多少癡情者夢想執子之手直到地老天荒。而美人自己又曾有幾多美好的憧憬、浪漫的幻想?
    紅綃帳裡,公子多情;黃土壟中,卿何薄命?一切的一切,而今又能怎樣呢?風情萬種,不過黃粱一夢;世間萬物,無非夢幻泡影!一朝無常至,方知夢里人;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人們啊,曾知否,最殘忍的莫過於無常,最恐怖的莫過於無常,最公平的莫過於無常,最平淡的莫過於無常……
    也許經歷了太多死亡的場面,我的情感已經近乎麻木。覺巴毫不猶豫地揪起女屍的頭顱,就勢將木樁上的繩子在她細長而白嫩的脖頸上繞了幾圈,然後就不管不顧地丟到石板上。就在那一刻,我的心猛地一緊,“輕一點!”話雖沒有說出口,但欲加攔阻的手已經伸了出去。沒等我縮回手來,美女的頭已經重重地栽到了石板上,響聲似乎很沉悶。
    我屏住了呼吸,擔心這樣會使她疼痛而驚醒,會睜開眼睛質問我們。但事實上,她的頭只是機械地彈了一下就再也不動了。我真蠢,她的神識已經進入中陰的幻境,她的肉體已經歸於四大,一具屍體哪會有痛與不痛的分別呢?如果她落入中陰的神識看到了這一幕,不知她會作如何感想。
    很快,覺巴如皰丁解牛一般熟練地工作起來。一會兒工夫,女屍的四肢和軀幹已經被處理完畢,一個曾經亭亭玉立、豐滿性感的胴體,轉瞬之間就變成了一堆凌亂粘稠的血肉。覺巴解下她頸上的繩子,將僅連著一根脊椎的頭顱放到砧板上,從她的額頭下刀,輕輕一劃,皮膚下面裸露的肌肉和沒有眼瞼的眼睛凸顯出來,令人毛骨悚然,再也沒有任何的美感。
    事實上,在每一個美麗的面龐和性感的軀體下,都是與此相同的一堆血肉,甚至與屠宰場的豬狗牛羊沒有多大差別。那些正沉迷於情場、耽湎於酒色的人們能否意識到這一真相呢?
    覺巴掄起短斧將女屍的頭顱砸碎,然後隨手扔到石板上。那些早已飢腸轆轆、躍躍欲試的禿鷲,像離弦的箭一樣從山坡上俯衝下來,一窩蜂地爭搶與撕扯,如風捲殘雲。幾乎是在剎那之間,石板上什麼都沒有了,除了幾縷凌亂的頭髮和斑駁的血跡。我慨嘆,在無常面前,人的生命與肉體是如此脆弱,如此微小,在它消亡的時候,甚至連一點點輕微的呻吟都聽不到,無聲無息,這是多麼殘酷的事實和無奈的悲涼啊!
    覺巴坐在地上歇著,看到那些白吃白喝的禿鷲飛過了山頂,他站了起來,有條不紊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脫掉了屠夫的行頭,重新穿戴起他那華美的服裝。這驚心動魄的一幕,對他來說就像每天的上下班一樣,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我悵然地走進知格的帳篷,靜靜地在他身旁坐下。知格已經念完了經,正在喝茶休息。帳篷裡一位藏族女孩從滾開的鍋裡,舀了一碗奶茶遞給我。當我打量女孩的時候,發現她長得很像死者,面容也很俊美,也許是死者的妹妹?我有一種感覺抑或幻覺,似乎女舞蹈演員的生命在她身上復活了,雖然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當生命還存在的時候,人們是那麼地生動鮮活,一旦無常降臨,就變得跟石頭一樣沉寂冰冷。這種鮮活與冰冷,我同時真切地感受到了。隨著奶茶帶給我的溫暖,我卻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很久,但那種感覺抑或幻覺,卻時時在我的眼前出現。世間有沒有超越生與死的愛戀?有沒有永恆不變的真情?如果有,那個也許曾經深愛著她的他,在看到她那冰冷的屍體的時候,還能滿懷激情地去擁抱親吻嗎?一個實實在在的肉體都抵不住無常輕輕的一瞥,我們還能指望那變幻不定的心天長地久嗎?男女之間的感情,就像秋天草原上的雲,來的時候氣象萬千,去的時候無影無踪,吝嗇得連一絲痕跡和影子都不會留下。
    世間的人每每渴望和追尋永恆的愛情,渴望能與自己所愛的人天荒地老,但造化弄人,人生苦短,世事無常,那種淒美動人的愛情,不過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就像那追趕太陽的夸父,雖然苦苦地追尋,但最終除了累累傷痛之外,什麼也不會得到。所以,世人應在活著的時候抓緊時間修行,早日了脫生死!(來源:網路)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