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撫州曹山本寂禪師  

2013-05-02 15:03:02|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撫州曹山本寂禪師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六祖下第六世〈洞山价禪師法嗣〉


泉州莆田黃氏子,少業儒,年十九,往福州靈石出家,二十五登戒,尋謁洞山。山問:「闍黎名甚麼?」師曰:「本寂。」山曰:「那個〔漸耳〕魙。」師曰:「不名本寂。」山深器之。(此與雲居對洞山語同。僧寶傳。師名耽章。此燈錄所載。遂仍之)自此入室,盤桓數載,乃辭去。山遂密授洞上宗旨,復問曰:「子向甚麼處去?」師曰:「不變異處去。」山曰:「不變異處豈有去耶!」師曰:「去亦不變異。」遂造曹溪禮祖塔,自螺川還止臨川,有佳山水,因定居焉。以志慕六祖,乃名山為曹。  示 眾曰:「凡情聖見是金鎖,玄路直須回互。夫取正命食者,須具三種墮。一者披毛戴角,二者不斷聲色,三者不受食。」時有稠布衲問:「披毛戴角是甚麼墮。」師 曰:「是類墮。」曰:「不斷聲色是甚麼墮。」師曰:「是隨墮。」曰:「不受食是甚麼墮。」師曰:「是尊貴墮。」乃曰:「食者即是本分事,知有不取,故曰尊貴墮。不執初心,知有自己及聖位,故曰類墮。若初心知有己事,回光之時,擯卻色聲香味觸法得寧謐,即成功勳。後卻不執六塵等事,隨分而昧,任之則礙。所以 外道六師,是汝之師,彼師所墮,汝亦隨墮,乃可取食。食者即是正命食也,亦是就六根門頭,見聞覺知,祇是不被他染污,將為墮,且不是同向前均地。本分事尚不取,豈況其餘事耶。師凡言墮,謂混不得類不齊。凡言初心者,所謂悟了同未悟耳。」 

僧問:「學人通身是病,請師醫。」師曰:「不醫。」曰:「為甚麼不醫?」師曰:「教汝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問:「沙門豈不是具大慈悲底人。」師曰:「是。」曰:「忽遇六賊來時如何?」師曰:「亦須具大慈悲。」曰:「如何具大慈悲。」師曰:「一劍揮盡。」曰:「盡後如何?」師曰:「始得和同。」   問: 「眉與目還相識也無。」師曰:「不相識。」曰:「為甚麼不相識。」師曰:「為同在一處。」曰:「恁麼則不分去也。」師曰:「眉且不是目。」曰:「如何是目。」師曰:「端的去。」曰:「如何是眉。」師曰:「曹山卻疑。」曰:「和尚為甚麼卻疑。」師曰:「若不疑,即端的去也。」 師示眾云:,諸方盡把格則,何不與他道,卻令他不疑去。」雲門在眾出問:「密密處為甚麼不知有。」師曰:「只為密密,所以不知有。」門曰:「此人如何親近。」師曰:「莫向密密處親近。」門曰:「不向密密處時如何?」師曰:「始解親近。」門曰:「喏、喏!」〈妙喜曰。濁油更著黑燈心。〉 雲門問:「如何是沙門行。」師曰:「喫常住苗稼者是。」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你還畜得麼?」曰:「畜得。」師曰:「你作麼生畜。」曰:「著衣喫飯有甚麼難。」師曰:「何不道披毛戴角。」門禮拜。  問:「家貧遭劫時如何?」師曰:「不能盡底去。」曰:「為甚麼不能盡底去。」師曰:「賊是家親。」   師問德上座:「菩薩在定聞香象渡河,出甚麼經。」曰:「出涅槃經。」師曰:「定前聞,定後聞。」曰:「和尚流也。」師曰:「道也太煞道,祇道得一半。」曰:「和尚如何?」師曰:「灘下接取。」〈妙喜曰。甚麼處去也。〉鏡清問:「清虛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師曰:「理即如此,事作麼生?」曰:「如理如事。」師曰:「謾曹山一人即得,爭奈諸聖眼何。」曰:「若無諸聖眼,爭鑑得個不恁麼。」師曰:「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大溈哲云。曹山雖然善能切磋琢磨。其奈鏡清。 玉本無瑕。要會麼。不經敏手。終成廢器。〉

問:「教中道,大海不宿死屍,如何是大海?」師曰:「包含萬有者。」曰:「既是包含萬有,為甚麼不宿死屍?」師曰:「絕氣息者不著。」曰:「既是包含萬有,為 甚麼絕氣息者不著。」師曰:「萬有非其功,絕氣息者有其德。」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道有道無即得,爭奈龍王按劍何?」   問: 「具何知解善能問難。」師曰:「不呈句。」曰:「問難個甚麼?」師曰:「刀斧斫不入。」曰:「恁麼問難,還有不肯者麼?」師曰:「有。」曰:「是誰。」師曰:「曹山。」 問僧:「作甚麼?」曰:「掃地。」師曰:「佛前掃佛後掃。」曰:「前後一時掃。」師曰:「與曹山過靸鞋來。」   問:「親何道伴,即得常聞於未聞。」師曰:「同共一被蓋。」曰:「此猶是和尚得聞,如何是常聞於未聞。」師曰:「不同於木石。」曰:「何者在先,何者在後。」師曰:「不見道常聞於未聞。」   問:「一牛飲水,五馬不嘶時如何?」師曰:「曹山解忌口。」    紙衣道者來參,師問:「莫是紙衣道者否?」者曰:「不敢。」師曰:「如何是紙衣下事。」者曰:「一裘纔挂體,萬法悉皆如。」師曰:「如何是紙衣下用。」者近 前應「諾」便立脫。師曰:「汝祇解與麼去,何不解恁麼來。」者忽開眼問曰:「一靈真性,不假胞胎時如何?」師曰:「未是妙。」者曰:「如何是妙。」師曰:「不借借。」者珍重便化。師示頌曰:「覺性圓明無相身,莫將知見妄疏親。念異便於玄體昧,心差不與道為鄰。情分萬法沈前境,識鑒多端喪本真。如是句中全曉會,了然無事昔時人。」   問強上座曰:「佛真法身猶若虛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作麼生說個應底道理。」曰:「如驢覷井。」師曰:「道則太煞道,祇道得八成。」曰:「和尚又如何?」師曰:「如井覷驢。」   僧舉:「『藥山問僧年多少,曰:「七十二。」山曰:「是七十二那。」曰:「是。」山便打。』此意如何?」師曰:「前箭猶似可,後箭射人深。」曰:「如何免得此棒。」師曰:「王敕既行,諸侯避道。」 

僧問香嚴:「如何是道?」嚴曰:「枯木裏龍吟。」曰:「如何是道中人。」嚴曰:「髑髏裏眼睛。」僧不領。乃問石霜:「如何是枯木裏龍吟。」霜曰:「猶帶喜在。」曰:「如何是髑髏裏眼睛。」霜曰:「猶帶識在。」又不領。問:「師如何是枯木裏龍吟。」師曰:「血脈不斷。」曰:「如何是髑髏裏眼睛。」師曰:「乾 不盡。」曰:「未審還有得聞者麼?」師曰:「盡大地未有一人不聞。」曰:「未審枯木裏龍吟是何章句。」師曰:「不知是何章句,聞者皆喪。」遂示偈曰:「枯木龍吟真見道,髑髏無識眼初明。喜識盡時消息盡,當人那辨濁中清。」 

師讀杜順傅大士所作法身偈曰:「我意不欲與麼道,門弟子請別作之。」既作偈,又註釋之。其詞曰:『渠本不是我。(非我)我本不是渠。(非渠)渠無我即死。
    
 (仰汝取活)我無渠即余。(不別有)渠如我是佛。(要且不是佛)我如渠即驢。
    (二俱不立)不食空王俸。(若遇御飯直須吐卻)何假雁傳書。(不通信)我說橫身唱。(為以唱)君看背上毛。(不與你相似)乍如謠白雪。(將謂是白雪)猶恐是巴歌。(傳此句無註)示學人偈曰。從緣薦得想應疾。就體消停得力遲。瞥起本來無處所。吾師暫說不思議。 

師作四禁偈曰:「莫行心處路,不挂本來衣。何須正恁麼,切忌未生時。」 

   南平鍾王。雅重師。致禮教請。師但書大梅山居頌一首。付使者。。〉

天復辛酉夏夜。問知事。今日是幾何日月。對曰。六月十五。師曰。曹山平生行腳到處。只管九十日為一夏。明日辰時吾行腳去。及時。焚香宴坐而化。閱世六十有二。坐三十有七夏。門弟子葬全身於山之西阿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