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撫州疏山匡仁禪師  

2013-05-02 14:59:01|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撫州疏山匡仁禪師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洞山价禪師法嗣〉

吉州新淦人,投本州元證禪師出家。一日告其師,往東都聽習,未經歲月。忽曰:「尋行數墨,語不如默。捨己求人,假不如真。」遂造洞山。值山早參,出問:「未有之言,請師示誨。」山曰:「不諾無人肯。」師曰:「還可功也無。」山曰:「你即今還功得麼?」師曰:「功不得即無諱處。」山他日上堂曰:「欲知此事,直 須如枯木生花,方與他合。」師問:「一切處不乖時如何?」山曰:「闍黎此是功勳邊事,幸有無功之功。子何不問。」師曰:「無功之功,豈不是那邊人。」山曰:「大有人笑子恁麼問。」師曰:「恁麼則迢然去也。」山曰:「迢然非迢然,非不迢然。」師曰:「如何是迢然。」山曰:「喚作那邊人即不得。」師曰:「如 何是非迢然。」山曰:「無辨處。」山問師:「空劫無人家,是甚麼人住處。」師曰:「不識。」山曰:「人還有意旨也無?」師曰:「和尚何不問他。」山曰:「現問次。」師曰:「是何意旨。」山不對。洎洞山順世,弟子禮終,乃到潭州大溈。值溈示眾曰:「行腳高士,直須向聲色裏睡眠,聲色裏坐臥始得。」師出問:「如何是不落聲色句。」溈豎起拂子。師曰:「此是落聲色句。」溈放下拂子歸方丈。師不契,便辭香嚴。嚴曰:「何不且住。」師曰:「某甲與和尚無緣。」嚴 曰:「有何因緣,試舉看。」師遂舉前話。嚴曰:「某甲有個語。」師曰:「道甚麼?」嚴曰:「言發非聲,色前不物。」師曰:「元來此中有人。」遂囑香嚴曰:「向後有住處,某甲卻來相見。」 乃去。溈問嚴曰:「問聲色話底矮闍黎在麼?」嚴曰:「已去也。」溈曰「曾舉向子麼?」嚴曰:「某甲亦曾對他來。」溈曰:「試舉看。」嚴舉前話。溈曰:「他道甚麼」嚴曰「深肯某甲。」溈失笑曰:「我將謂這矮子有長處,元來祇在這裏。此子向去,若有個住處。近山無柴燒,近水無水喫。」師聞福州大溈安和尚示眾曰:「有句無句,如藤倚樹。」師特入嶺到彼,值溈泥壁。便問:「承聞和尚道:『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是否?」溈曰:「是。」師曰:「忽遇樹倒藤枯句歸何處?」溈放下泥盤呵呵大笑,歸方丈。師曰:「某甲三千里賣卻布單,特為此事而來,和尚何得相弄。」溈喚侍者,取錢二百與這上座去。遂囑曰:「向後有獨眼龍,為子點破在。」溈山次日上堂,師出問:「法身之理,理絕玄微,不奪是非之境,猶是法身邊事。如何是法身向上事?」溈舉起拂子。師曰:「此猶是法身邊事。」溈曰:「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師奪拂子,摺折擲向地上,便歸眾。溈曰:「龍蛇易辨,衲子難謾。」後聞婺州明招謙和尚出世。(謙眇一目)徑 往禮拜,招問:「甚處來?」師曰:「閩中來。」招曰:「曾到大溈否?」師曰:「到。」招曰:「有何言句。」師舉前話。招曰:「溈山可謂頭正尾正,祇是不遇知音。」師亦不省。復問:「忽遇樹倒藤枯,句歸何處。」招曰:「卻使溈山笑轉新。」師於言下大悟。乃曰:「溈山元來笑裏有刀。」遙望禮拜悔過。 

〈楊岐示眾云:「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文殊維摩,撒手歸去。」楊岐恁麼道,也是看錮[*] ,更有後語。不得錯舉 妙喜曰。利動君子。〉

招一日問:「虎生七子,那個無尾巴。」師曰:「第七個無尾巴。」   香嚴出世,師不爽前約,遂往訪之。嚴上堂。僧問:「不求諸聖,不重己靈時如何?」嚴曰:「萬機休罷,千聖不攜。」師在眾作嘔聲曰:「是何言歟。」嚴聞便下座曰:「適對此僧語,必有不是。致招師叔如是,未審過在甚麼處?」師曰:「萬機休罷,猶有物在。千聖不攜,亦從人得,如何無過。」嚴曰:「卻請師叔道。」師 曰:「若教某甲道,須還師資禮始得。」嚴乃禮拜躡前問。師曰:「何不道肯諾不得全。」嚴曰:「肯又肯個甚麼,諾又諾於阿誰?」師曰:「肯即肯他千聖,諾即諾於己靈。」嚴曰:「師叔恁麼道,向去倒屙三十年在。」 

〈師住後,果病吐,二十七年而愈。師卻每於食後抉口令吐曰:「香嚴師兄。記我三十年倒屙。尚欠三年在。」師後問鏡清:「肯諾不得全,子作麼生會。」清曰:「全歸肯諾。」師曰:「不得全又作麼生?」清曰:「個中無肯路。」師曰:「始愜病僧意。〉 

師到夾山,山上堂。師問:「承師有言,『目前無法。意在目前』。如何是非目前法?」山曰:「夜月流輝,澄潭無影。」師作掀禪床勢。山曰:「闍黎作麼生?」師曰:「目前無法,了不可得。」山曰:「大眾看取這一員戰將。」   師參巖頭,頭見來,乃低頭佯睡。師近前而立,頭不顧,師拍禪床一下。頭回首曰:「作甚麼?」師曰:「和尚且瞌睡。」拂袖便行,頭呵呵大笑曰:「三十年弄馬騎,今日被驢撲。」   上堂云:「病僧咸通年前,會得法身邊事。咸通年後,會得法身向上事。」雲門出問:「如何是法身邊事。」師曰:「枯樁。」曰:「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師曰: 「非枯樁。」曰:「還許某甲說道理也無。」師曰:「許。」曰:「枯樁豈不是明法身邊事。」師曰:「是。」曰:「非枯樁豈不是明法身向上事。」師曰:「是。」曰:「祇如法身,還該一切也無。」師曰:「法身周遍,豈得不該。」門指淨瓶曰:「祇如淨瓶,還該法身麼。」師曰:「闍黎莫向淨瓶邊覓。」門便禮拜。〈妙喜曰。雲門禮拜。不是好心。〉  有僧為師造壽塔畢,白師。師曰:「將多少錢與匠人。」曰:「一切在和尚。」師曰:「為將三錢與匠人,為將兩錢與匠人,為將一錢與匠人,若道得。與吾親造壽塔來。」僧無語。後僧舉似大嶺菴閑和尚。(即羅山也)嶺曰:「還有人道得麼?」僧曰:「未有人道得。」嶺曰:「汝歸與疏山道,若將三錢與匠人,和尚此生決定不得塔。若將兩錢與匠人,和尚與匠人共出一隻手,若將 一錢與匠人,累他匠人鬚眉墮落。」僧回如教而說,師具威儀望大嶺作禮歎曰:「將謂無人,大嶺有古佛放光,射到此間。雖然如是,也是臘月蓮花。」大嶺後聞此語曰:「我恁麼道,早是龜毛長三尺。」 

師臨遷化,有偈示眾曰:「我路碧空外,白雲無處閑。世有無根樹,黃葉風送還。」偈終而逝。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