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印光大師的神通——欲隱還露  

2013-04-12 17:01:44|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光大師的神通——欲隱還露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網上有篇文章叫做《印光大師唯一一次的示現神通》,該文說印光大師只顯露過一次神通雲雲。其實,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印光大師的神通是“時時示世人,世人皆不識”。首先我們來看看什麼是神通,《佛學大辭典》中對於神通的定義是“由修禅定與智慧而獲得的超自然、無礙自在、神變不可思議之妙用。”神通有五通,六通,十通之不同。妖魔鬼怪和神仙固然也有些小的神通,然而他們的神通是只靠些許禅定獲得的,和佛菩薩智慧圓融的大神通是沒法相提並論的。而印光大師他老人家當年住世的時候,所示現的神通,固然不是天眼、天耳、宿命通,等等這樣的神通,大師所示現的神通,是以持頌神咒為人治病的神通,以道德的力量感動物類的神通,以無盡的悲心夢中點化有緣人的神通。總之,大師的神通不是顯奇惑異,而是以解除眾生的苦難,增長初學的信心為目的。或許有人會說:你以上所說的這些是神通麼?這當然是神通,不信再來看《丁福保居士佛法大辭典》中對於神通的解釋:“神為不測之義,通為無礙之義。”“不測”就是不可思議,凡夫所做不到的意思,“無礙”就是自在通達的意思。而印光大師這種種的神異,或是化解了眾生的災難,或是令人對於佛法產生甚深的信仰,而卻又不違背佛祖所制定的不許顯露神通的敕令。所以說,真正的神通,不是放光離地,這個妖魔鬼怪都會的,這個不可靠。
下面就有限的資料以及大師《文鈔》,稍微舉些印光大師的神通道力做為證明。以末學淺見,印光大師示現的神通最少有以下三類。
一、以持頌神咒為人治病的神通。印光大師早年並不加持大悲咒,民國二十一年,大師在蘇州報國寺時,蘇州西華橋巷吳恆荪居士,他的母親突發急病,情勢危急,而吳恆荪當時人在北京工作,他的夫人情急之下,來到蘇州報國寺向印光大師求救,並且讓家人打電報要求丈夫速歸。大師加持了大悲水三遍,讓她拿回去給她的婆婆服用後,身體立馬痊愈,於是又打電報給丈夫說母親已經轉危為安,讓他不用回來了。從此以後,大師一發而不可收,常常加持大悲咒水為人治病,這些在大師的紀念文章當中,屢有說明,大師的《文鈔》中也有提及。大師加持大悲水靈驗異常,常常是“水”到病除。經由大師治好的病人無數,有快要餓飯的吸毒老兵;有常年氣疼頑症的婦女;有瘡癬經年不治的孩童;也有臨終昏迷的老人,經由大師大悲水服用後,即刻大聲念佛而逝的奇跡。在當時,向大師求大悲水的人全國各地都有,大師都盡可能慈悲的滿足他們的要求,路途近的就賜以大悲水,路途遠的就賜以大悲香灰,或者大悲米郵寄過去。抗日戰爭時期,蘇州戰事激烈,大師移居蘇州靈巖山寺,當時,由於物資匮乏,既沒有大悲水的瓶子,連買瓶子的錢也沒有。靈巖寺當家的啟請大師大悲咒水還是要加持,以利益眾生。於是大師就一如既往地加持大悲咒,給有緣的眾生解除苦難。
二、以道德的力量感動物類的神通。最早發現印光大師並屢次排印《文鈔》的徐蔚如居士,他的姊婿告訴王骧陸居士說,印光大師早年在普陀山時,每天夜裡精進念佛,夜晚有上千只老鼠疊伏在窗外,靜聽大師念佛,大師晚課之後,老鼠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每天晚上都是如此。由此足以見證大師密行德化的功夫,實在是深不可測。
大師的一個在家的弟子,告訴印光大師說,他有一個姓張的朋友,喜歡老虎,從前養過一只虎,並且現在又養了一頭小虎自娛自樂。大師警告說,天天觀察虎、揣摩虎,恐怕來生會投生為老虎。並且說養虎就是造作殺業,因為一只老虎一年要吃好幾頭牛。後來大師的弟子和朋友請求大師為這只老虎皈依,大師慈悲首肯。奇怪的是,大師給這只老虎皈依之後,老虎從此變得相當柔順,並且時間不長就往生了。
民國十九年二月,印光大師時年七十歲,大師由上海太平寺駐錫蘇州報國寺,當時大師的鋪蓋衣箱,附來好多臭蟲跳蚤。致使關房外和窗口以至於茶幾上,都常有臭蟲跳蚤往來。從前由於衛生條件差,因此臭蟲跳蚤相當多,每個人身上都不能幸免,連皇帝身上還有“御蚤”呢。有弟子考慮大師年紀大了,不堪其擾,屢次請進入大師房間代為收拾,大師都嚴肅地拒絕了。並且說:“這只怪我自己沒有道德,從前高僧不耐臭蟲和跳蚤的煩擾,於是對它們說‘畜生,你來打差,要遷你的單’,臭蟲們於是都離開了。而現在我修持不精進,沒有這種感應,又有什麼話好說呢?”因此大師終究泰然處之。而到了民國二十二年,大師七十三歲的時候,臭蟲跳蚤忽然絕跡了,而大師也不對人講。時節臨近端午,德森法師想到大師房間裡的臭蟲和跳蚤,於是問大師,大師只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沒有了。”德森法師以為大師年老眼花看錯了,所以一再堅請進入關房檢查,發現確實如大師所說,一個也找不到了,它們大概也是為大師“遷單”了吧。民國二十七年夏天,報國寺藏經樓內,發現了無數白蟻,大師聽說後,賜以大悲水讓人灑向白蟻,白蟻也從此絕跡。
三、以無盡的悲心夢中點化有緣人的神通。在印光大師皈依的在家弟子當中,有好幾個人都寫信給印光大師,說自己未見大師之前,夢見過大師,而不可思議的是,等到親見大師本人之後,才發現自己夢中所見的大師慈容,居然和大師本人一模一樣。對於這種疑問,大師總是謙虛地說,這都是觀世音菩薩為了啟發你的正信,而變現成我的身相點化你,並非我印光真的有神通。而為印光大師畫像的張覺明女居士,兩次夢見印光大師,她依照夢中大師的法相,以及居士們提供的大師照片,為大師所畫的畫像,畫好之後,她請接觸大師頗多的范古農居士看,范居士稱贊畫像高矮胖瘦乃至神態都和大師非常相向。更絕的是,張覺明居士在畫大師時,覺得大師的雙手畫得太肥大了,屢次想要修改,但是她轉念又想夢中大師的雙手就是這樣的,為了力求“寫實”,所以她最終沒有修改。等到1937年,張覺明居士到蘇州報國寺拜見印光大師時,張居士果然覺得大師和她夢中所見毫無二樣,當時她留心觀察大師的雙手,居然真的和夢中一模一樣,大師的雙手確實是肥大的,張居士不禁欣喜之至。在《印光大師畫像記》一文中,張居士不禁由衷地贊歎道:“足見大師之慈懷謙德,識周慮遠,其所以用種種善巧方便啟迪余者,可謂至矣!盡矣!”
德森法師在《中興淨宗印光大師行業記》一文中說:“師之法力神應,類多如此。”由此可見,印光大師的神通是常常示現,大師的法力神應還有好多形式。諸如熄滅戰事、解除教難、先見之明,等等,不勝玫舉。還有其他種種瑞應靈感,足以證明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無疑。比如上海的楊信芳居士,在上中學時,夢見觀音菩薩法相莊嚴,告訴她說,當時在上海教化眾生的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並預言四年後度化眾生的因緣完盡。果然四年之後,印光大師生西。還有,張家口慧深法師,曾經入定五小時,定中見到冥王,冥王告訴他,要修淨土,必須要親近印光大師。慧深法師出定之後,特意記錄下這件事,並且登其文於《佛教日報》,這件事大概在1934年到35年之間。
眾所周知,佛祖是嚴禁佛門大德顯示神通的,因為它是有弊端的,那些妖魔鬼怪也有些小的神通,如果佛祖開許佛門大德可以顯示神通,那麼,妖魔鬼怪就會“混淆視聽”,讓初學的人對於正法和邪法就沒法分辨。所以佛只是以正法教導大眾,你能相信是你有善根,你不相信是緣份還不具足,也就算了。然而也有一種例外,比如示現成瘋瘋癫癫樣子的濟公和尚還有金山活佛,他們的行持讓人疑信參半,這個不違背佛制。不然的話,如果高調示現神通,即使不違背佛制,那麼,大眾則會趨之若鹜,將會有數不清的麻煩和煩惱。所以說,縱觀我國佛教歷史,示現神通的高僧,沒有不示現完就走的,如果不走,恐怕他的神通靠不住,恐怕他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或者有會人說:那宣化上人不是示現神通嗎?要知道宣化上人為什麼跑到美國示現過一點神通,而不在中國示現神通?要知道美國是個什麼社會?美國是個思想極端混亂的社會,只要你不殺人放火,你可以說任何你想說的話,在這樣的國家裡,你信什麼都沒有人來管你。所以迫不得已,宣化上人只好以“亂”對“亂”了一把。而且宣化上人是第一個把佛法弘傳到西方的祖師,祖師爺顯露一點神通,當然無可厚非。而且上人的一言一行,無不中規中矩,為大眾楷模,傳佛祖正宗。宣化上人的大慈悲方便就在於,以行神通之名,傳弘法之實,正佛法之亂。所以說,弘傳佛法的人,對於宣化上人的神通事跡要景仰,對於宣化上人的神通事實不可以學。
神通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我們可以看到社會上,好多所謂有神通的人,往往最後死得很慘。因為他用他的一點點所謂的“神通”,做出了違背因果的事情,比如以神通聚斂財富;比如以神通把人家的怨家債主趕走,和眾生結下很深的怨仇,可憐這樣的神通害死了多少人。所以說,印光大師不止一次地說:“要想獲得神通,必須先要得道。”什麼是得道,就是證果,最低要證得阿羅漢的果位,那麼,這樣的神通是有利無害的,比如虛雲老和尚,是大家公認的證果的阿羅漢,他身邊的人都能感到他老人家有神通。然而虛雲老和尚並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中示現過神通。而因為神通而倒霉的人,他的神通只是一點禅定的產物,離成就羅漢果位的神通還差得很遠很遠,所以怎能輕易示現神通呢?神通的危險還在於,政府對於“有神通”的人總是很敏感,這其實也是好事。所以說,如果有人有點小神通,想要輕易顯露神通,那你就必須要有政府“法辦”你的心理准備,因為“神通”而锒铛入獄的人大有人在。
話得說回來,據有研究印光大師的大德們認為,印光大師是五十多歲證得念佛三昧的,因為讀的時候很久了,可惜這份資料暫時無從查找。但是末學非常認可這樣的觀點,印光大師那一篇著名的《念佛三昧摸象論》,讓人感覺,如果不是真正證得三昧的人,是絕對寫不出來的。在這篇文章當中,有位來客請他老人家開示證得念佛三昧的方法,他老人家謙虛地說:“既然我自己未能證得念佛三昧,又怎麼能為你有所宣說呢?”因為客人的一再堅請,印光大師才給他開示證得念佛三昧的方法,和證得三昧之後的境界相。讀者千萬不要把印光大師說自己未能證得三昧當做是大實話,這其實是大師對於佛法的尊重,因為如果求法的人不能懇切至誠,那麼不但求法的人有罪過,而且宣說佛法的人也有罪過,以至使求法的人不能獲得真正的法益。
還有,印光大師在寫給某居士的一封信中謙虛地說,自己還未能證得念佛三昧,然而又說,通過一次長期的閉關,“誰知法性和煩惱同樣不生不滅”,這絕不是閒來之筆,從這句話當中,隱隱透露出了印光大師已經大徹大悟,已經證得了念佛三昧。而寫這封信的時間,正是印光大師還不到六十歲的時候。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而印光大師自從二十歲出家,一生始終韬光晦跡,在家出家二眾,一概絕少交涉,一生前後閉關有二十多年,豈有大菩薩再來人間,二十多年念佛還不能恢復三昧的道理?而念佛三昧是三昧中之王,豈有證三昧的大菩薩沒有大神通法力的道理?所以說,印光大師的神通是得道高僧的神通,絕不是那些小禅定的小神通可以相提並論的。雖然有大神通,大師卻依然守持佛祖教誡,絕不肯輕易示現神通。雖然不輕易示現神通,然而“鐘鼓於宮,聲聞於外,厚德流光,終不可掩”,大師的智慧光芒、神通道力,還是欲掩還露、若隱若現地讓細心的學佛人“捕捉”到了蛛絲馬跡。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