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禅者---<见即解脱>  

2013-02-21 11:27:06|  分类: 人生历练与劝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者---见即解脱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一次回答某博友的问题,突然想起了禅者告诉我的话:“见即解脱。”真正透彻的见地就是解脱,见地是法身境界。这个“见”可以看成是“见道”之见。你真正地见到法身境界,就有了解脱道的基础。

禅者曾给我讲过他入山修行,体验过很多境界。告诉我,法界不虚。他在禅定及非禅定的境界看见过法界的佛菩萨,他对诸佛世界深信不疑,对因果深信不疑,对轮回深信不疑,对经典深信不疑。多次对我说,从这几个方面检点自心,就会看到自己是否是真正的修学者。

有一次,他在山顶看西方,一瞬间仿佛置身于一个佛菩萨的世界,那里有无量的佛无量的罗汉,那么高大。他发现人间如许美好,这个世间到处有佛菩萨,这个世间和佛世界不二。他看到的彼世界的佛菩萨罗汉也在此世界,山河大地非山河大地,山河大地是菩萨的道场。一瞬间他明白了李长者的话是法身境界、实际理地的真相:“十世今古,始终不离于当念;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李长者的话就是那个“见”,是解脱之见,也是解脱而“见”。

禅者的“见”令他感动,感动于终于有缘亲近佛法。

原来,“见即解脱”,包含着对法身世界的“见”。

我读王凤仪的言行录、传记,在吉林朝阳的善人杨柏被人陷害入狱后,王凤仪王善人发誓要救他,要学古人羊角哀“全义”。他带着表弟李全奎朝杨柏的家二道沟走去,走夜路,王凤仪先生一边走,一边喊:“杨柏死了,我也不活着,非学羊角哀舍命全交不可。”喊了多时,他们都走到山岭上了,那时是农历十月底,我写此文的时候,是2012年的 1212,恰是农历的十月二十九。这天北京下雪了,我写文章的时候,天黑而寒冷。可以想象1898年的十月底东北的黑夜,是何等寒冷,何等漆黑。王善人看到的天是黑洞洞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天通亮了,王善人不出声,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天又黑了。王善人见天黑了,就哼了一声。表弟问:“你哼什么?”王善人说:“天刚才通亮了的,怎么黑了呢?”表弟说:“没有啊。”王善人说:“刚才通亮的。”一瞬间,唰地一下,他开悟了,感到五脏六腑像水洗过一样,贯通三界。王善人处在大乐里,三天三夜,不但知道杨柏官司的因果,如何救他,何时出狱,全清楚了,他还知道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这就是王善人的开悟,在那个境界里他看见了大光明,可同行的表弟李全奎没看见。那个见,非常之见,见不能及。

从此,王善人就不是王凤仪了。我阅读过王凤仪的传记和言行录,他给人讲病的时候,只要听他说法的人,信他信到心里,真心忏悔,非常严重的病能很快痊愈。这里面有王善人默默的神通妙用,不言神通、不显神通。

星云法师讲法的时候也讲过羊角哀的故事。中国古代这是朋友间义气的最好范例。春秋时期,西羌积石山人左伯桃听说楚王招贤,就去楚国,路上与羊角哀相识,结为兄弟,两人都有才学,同去楚国“应聘”,几千里路都要走。两人的粮食不多了,赶上风雪之天,左伯桃觉得假如一个人把粮食和衣服给另一个人,就能使另一个人活着到楚国去,得到重用。他觉得才学都不及羊角哀,就把粮食和衣服给了羊角哀,要他活着到楚国去,不然,两个人都会死。羊角哀不同意,左伯桃说我身体不好,现在活不了多时了,我的才学不及你,我愿意你功成名就。他就把衣服全脱给羊角哀,把粮食全给了他。羊角哀去了楚国,得到了楚王的重用。他成名后就隐退了,在左伯桃死去的地方为之守墓。古人把这个故事演绎得更神奇了,说左伯桃的坟墓在荆轲坟墓附近,荆轲的鬼魂老欺负左伯桃,左伯桃给羊角哀托梦,要羊角哀把自己的坟墓迁走。羊角哀不但没有迁坟,还自杀了,两个人的神魂一起战斗,打败了称雄鬼界的荆轲。故事更离奇,情义更深重。王凤仪年轻的时候听善书时听过 “羊角哀舍命全交”的故事。他要学羊角哀救杨柏。

古人相信人的精神能感天动地,王凤仪相信,我也相信。

再回到禅者的“见即解脱”的问题上。那时候我给《佛教文化》撰稿,《佛教文化》上刊发过我的一些诗文、小说。我看到《佛教文化》某期上刊发了一篇孙中山的《普陀山游记》,有书法原作配发。文曰:

游普陀山志奇

余因视察象山、舟山军港,顺道趣游普陀山。同行者为胡君汉民、邓君孟硕、周君佩箴、朱君卓文,及浙江民政厅秘书陈君去病,所乘建康舰舰长则任君光宇也。抵普陀山骄阳已斜,相率登岸。逢北京法源寺沙门道阶,引至普济寺小住,由寺主了余唤肩舆出行,一路灵岩怪石,疏林平沙,若络绎迓送于道者。纤回升降者久之,已登临佛顶山天灯台。凭高放览,独迟迟徘徊。已而旋赴慧济寺,方一遥瞩,奇观现矣:则见寺前恍矗立一伟丽之牌楼,仙葩组锦,宝幡舞风,而奇僧数千。窥厥状,似乎来迎客者。殊讶其仪观之盛,备举之捷。转行转近益晾然,见其中有一大圆轮,盘旋极速,莫识其成以何质?运以何力?方感想间,急杳然无迹,则已过其处矣。既入慧济寺,亟询之同游者,均无所睹,遂诧以为奇不已。

余脑藏中素无神异思想,竟不知是何灵境?然当环眺于佛顶台时,俯仰间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慨。而空碧涛白,烟螺数点,觉平生所经,无似此清胜者,耳闻潮音,心涵海印,身境澄然如影,亦即形化而意消。

焉呼!此神明之所以内通钦?下佛顶山,经法雨夺,钟鼓镗鞳声中急向梵音洞而驰。暮色沉沉乃归,普济寺晚餐。了余、道阶,精宜佛理,与之谈,令人悠然意远矣!

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孙文志

孙中山先生在普陀上见到的罗汉境界也是法身境界。

禅者所见,不仅有王善人所见的大光明,也有孙文先生所见的罗汉菩萨。那种“见”令禅者窥见了法身世界的某些奥妙。

我经常听张玉仙讲她的“见”。她见过很多仙佛的法身世界。写此文的前一天(20121211),我和张玉仙、学者李安刚先生一起吃饭、谈道,张玉仙老师讲了很多法身之“见”,很多仙佛的事迹,她像看电影、看电视一样看到了。李安刚教授是佛道双修的著名学者,对张玉仙老师的神异本领和事迹做了考察而认可。李先生说美国科学家发现,人的思维、人类的文明都能以信息的方式储存在虚空。这些观点对于佛道而言,是常识。

一些人问张玉仙老师,“张老师,你怎么不修炼啊。”张老师总是笑。她多次给我说过,她已经修行了七世,这一生来积累功德。这晚,她给我和李先生也讲到这句话,讲到一些法身境界的景象。关起门谈道,无法外说,说也是点到为止。张玉仙的“见”是“非常之见”。我能告诉那位问张玉仙为何不修炼的人:“见即解脱。”她见到了,解脱有份。

我们还在红尘里为小小的利益烦恼,我们还在为“小小的我”勾心斗角,谈何开悟?

见即解脱。我懂了。

北京的雪,还在慢慢地飘着,窗外的灯火,显得有点昏暗,寂静的寒夜,没有人出来走动。我一边打字,一边在听《回声嘹亮》节目里王二妮的歌声,二妮被誉为“陕北的金凤凰”。陕西的声音把我带到在陕西生活、打工、求道的岁月。

我看见了禅者在我的文字中复活,禅者在文字外微笑,那笑容一直在我心底。写作累了的时候,偶然回想往事,像想起一首老歌、童谣,获得半刻清凉。




作者:陈全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