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摩流浪的博客

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日志

 
 

詩畫禪師貫休傳  

2012-11-08 14:11:18|  分类: 佛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詩畫禪師貫休傳 - 达摩流浪汉 -          达摩流浪的博客


釋貫休。 字德隱。俗姓姜氏。金華蘭溪登高人也。七歲父母雅愛之。投本縣和安寺圓貞禪師。出家為童侍。日誦法華經一千字。耳所暫聞不忘於心。與處默同削染。鄰院而居。每隔籬論詩互吟尋偶對。僧有見之皆驚異焉。受具之後詩名聳動於時。乃往豫章傳法華經起信論。皆精奧義講訓且勤。本郡太守王慥彌相篤重。次太守蔣瑰開洗 懺戒壇。命休為監壇焉。乾寧初齎志謁吳越武肅王錢氏。因獻詩五章。章八句。甚愜旨遺贈亦豐。王立去偽功。朝廷旌為功臣。乃別樹堂立碑記同力平越將校姓名。遂刊休詩于碑陰。見重如此。

休善小筆得六法。長於水墨形似之狀可觀。受眾安橋強氏藥肆請。出羅漢一堂云。每畫一尊必祈夢得應真貌。方成之。與常體不同。自此遊黟歙與唐安寺蘭闍梨道合。後思登南嶽。北謁荊帥成汭。初甚禮焉。於龍興寺安置。時內翰吳融謫官相遇。往來論道論詩。融為休作集序則乾寧三年也。尋被誣譖於荊帥。黜休于功安。鬱悒中 題硯子曰。入匣始身安。弟子勸師入蜀。時王氏將圖僣偽。邀四方賢士。得休甚喜。盛被禮遇賜賚隆洽。署號禪月大師。蜀主常呼為得得來和尚。時韋藹舉其美號所 長者。歌吟諷刺微隱存于教化。體調不下二李白賀也。

 至梁乾化二年終于所居。春秋八十一。蜀主慘怛一皆官葬。塔號白蓮。於城都北門外昇遷為浮圖。乃偽蜀乾德中。即梁乾化三年癸酉歲也。休能草聖出。弟子曇域。癸酉年集師文集。首安吳內翰序。域為後序。韋莊嘗贈詩曰。豈是為窮常見隔。只應嫌酒不相過。又廣成先生杜光庭相善。比鄉人也。休書跡好事者。傳號曰姜體是也。嘗睹休真相肥而矬。蜀宰相王鍇作讚。曇域戒學精微。篆文雄健。重集許慎說文。見行于蜀。有詩集。亞師之體也。

[維基百科]

釋貫休832年-912年),字德隱,俗姓氏,蘭溪人,是唐末五代十國時期的和尚

貫休出生於詩書官宦人家,七歲時便在和安寺出家[1]。曾為吳越武肅王錢鏐所重,貫休有詩賀之:「貴逼身來不自由,幾年勤苦蹈林丘。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萊子衣裳宮錦窄,謝公篇詠綺霞羞。他年名上凌煙閣,豈羨當時萬戶侯」。後至荊南,節度使成汭很看重他。汭欲貫休授書法,貫休曰:「此事須登壇可授,安得草草而言!」,成汭命人押送出荊州。天復三年(903)入蜀。至益州,受前蜀王建所禮遇,「過秦主待道安之禮」,王建為貫休建龍華禪院,署號禪月大師或稱呼得得來和尚

[中華佛學研究所研究員 釋明復[貫師生平探討] 的部分資料]

據傳貫休法師在會昌五年(八四五)即他十六歲,是年「會昌法難」道心堅強的僧人,不願罷道而躲入深山,隱居修行,維持道業。有詩敘其生活。

「憶在山中日,為僧鬢欲衰。一燈常到曉,十載不離師。水汲冰溪滑,鐘撞雲閣危,從來多自省,不學擬何為」。(禪月集卷十、三)

    「五洩江山寺,禪林境最奇。九年喫菜粥,此事少人知。山響僧擔榖,林香豹乳兒。伊余頭已白,不去更何之」。(禪月集卷十三、三)

    當他在山中吃苦時,浙東發生了裘甫之亂,焚掠甚慘。休師俗家經此一亂,可能纔變得貧窮,其弟妹也可能是死於亂時,兩年後休師回寺,方知消息,寫了那首詩。

因而我們纔知道他是會昌前後,浙東江南的一位能禪能講的紫衣僧。纔肯定的知道宋高僧的桂琛傳何以用「解虎」
   
二字稱譽桂琛的剃度師,無相禪師。我們也由這篇簡短的傳記,得知桂琛禪師之師,就是貫休禪師「聞無相道人順世」詩中追悼的無相道人。休師悼之以詩,云:

「一事不經營,孤峰長老情。唯飧橡子餅,愛說道吾兄。池藕香狸掘,山神白日行。又聞行腳也,何處化群生。

自昔尋師日,願峰絕頂頭。雖聞不相似,特地使人愁。庭樹雪摧殘,上有白獼猴。大哉法中龍,去去不可留。

    常思將道者,高論地爐傍。迂談無世味,夜深山木僵。下山遭離亂,多病唯深藏。一別三十年,煙水空茫茫。

石霜既順世,吾師亦不住,杉桂有猩猩,粃糠無句句。土肥多孟蕨,道老如嬰孺。莫比優曇花,斯人便難遇。

百千萬億偈,共他勿交涉。所以那老人,密傳與迦葉。吾師得比法,不論劫不劫。去矣不可留,無蹤若為躡。」(禪月集卷九)

時貫休禪師年臘日高,在義學和解悟也隨著年臘日進不已。首先到蘇州楞伽山晉謁道曠禪師去叩問禪法。經師一敲,頓然悟入,親切的嘗到禪悅的無上妙味,開始了禪者的新生活。十四五年後,他重經曠禪師舊院,曾寫過一首詩追敘往事——

「吾師楞伽山中人,氣岸古淡僧麒麟。曹溪老兄一與語,金石聲。利泥棄唾委,兀兀如頑雲。驪珠兮固難價其價。靈芝兮何以根其根。其貌古槁言朴略,衲衣爛黑燒岳痕。憶昔十四五年前,苦寒節,禮師問師楞伽月。
   
此時師握玉麈尾,報我卻云非日月。一敲粉碎狂性歇,松庭無韻冷撼骨,擾窗擦簷數枝雪。邇來流浪於吳越,一片閑雲空皎潔。再來尋師已蟬蛻,簷葡林枯醴泉竭。水壇香火遺影在,甘露松枝月中折。寶師往日真隱心,今日不能墜雙血」。(禪月集卷四、六)

曠禪師是誰,據宋僧傳中的「明州棲心寺藏奐傳」,「奐,蘇州華亭人。廿歲出家,禮道曠禪師」。又說: 「(奐)以咸通七年秋八月三日現疾告終,享年七十七歲,僧臘五十七」。

休禪師留下許多好詩:

「石上桂成叢,師菴在桂中。皆云習鑿齒,未可扣其風。雪洗香爐碧,霞藏瀑布紅。何時甘露偈,一寄剡山東」。

「蘆葦深花裡,漁歌一曲長。人心雖憶越,帆態似浮湘。石橽銜魚白,汀茅浸浪黃。等閑千萬里,道在亦無妨」。(禪月集卷一三、二)

禪月集中收多篇寄棲一師的詩,如:

「花塹接滄州,陰雲閉楚丘。雨聲雖到夜,吟味不如秋。古屋藏花鴿,荒園聚亂流。無機心便是,何用話歸休」。(寄棲一上人十一、二)

    「常憶能吟一,房連古帝墟。無端多忤物,唯我獨知渠。病癒囊空後,神清木落初。祇因烽火起,書機自茲疏。

清風江上月,霜洒月中砧。得句先呈佛,無人知此心。寂寥從鬼出,蒼翠到門深。唯有雙峰寺,時時獨去尋」。(懷武昌棲一九、三)

    「一別一公後,想思時一吁。眼中瘡校未,般若偈持無。卷句冰團大,爐煙櫪橛租。勸君君記取,不用更他圖」。(秋寄棲十三、一)

僧傳謂師世壽八十一歲,試觀他這八十一歲之中,空前慘烈的王難有之,曠古無比的匪禍有之,大饑荒、大屠殺。不論境遇如何,他能無心以處之,無念而去之,所謂「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境界,可稱是大丈夫。尤能於禪講之餘,遊心藝術,以詩、書、畫冠絕千古,獨創一種高絕的風格,為後人所樂模擬追倣,是僧史中罕見的。

智圓曰:

好吃好睏不知修,頭白齒落事幽幽。英雄總是逞一時,棺前墓後萬事休。

看看青髮己白頭,暮然回首壯成醜。修行不易身己老,唯有一句唸彌陀。

參禪念佛本無差,發心貴專如登崖。朝志暮改終無益,證無生忍笑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